因為被妹妹養的新貓咪抓傷
去打了破傷風

小診所的玻璃
灰灰髒髒的看不清楚
玻璃窗上的診療時間還沒到
硬是打開了門問是否可以看診

像走進了舊照片裡
裡面呈現昏黃的色調
護士穿著不白的護士服
告訴我沒問題請填資料並出示健保卡
拿起筆開始填資料
余光發現老舊沙發上
有位等候看診禿頭體型胖胖的先生站了起來
用手托住下巴一邊微笑一邊看我填資料

寫完資料交給護士
禿頭的先生告訴我 來喔 進去裡面
原來這位看起來根本是病患的先生 是診所裡的醫生

跟著他的背影一起前進到看診室
他的整體造型的特色在於
襯衫有些在褲子裡面有些在褲子外面
撘配上了黑色大拖鞋
沒有醫生袍整個像很亂的路人甲

到了看診室才發現
他其實很在乎整體造型
室內的佈置和擺設都很有他的想法跟風格
就跟他的紮襯衫的手法一樣隨性跟不拘小節

他一坐下他的寶座
我被他邀請坐在他斜對面的位置
我就發現他的桌子上很平均的高出約20公分高的裝置藝術
上面有醫學書籍有健康雜誌有看診文件還有發黑卡了很多黑點的耳溫槍
很平均的疊在他的看診桌上
不難發現這位禿頭體型胖胖的醫生?是個疊疊樂高手

這樣近距離的接觸
讓我發現他的髮型也很有層次感
雖說是地中海型的禿兩旁僅剩的髮流
隨意的被天花板上的吊扇吹的春風搖曳之外不說
那麼一點點的髮流裡面卻點綴了好多小白點們
人們俗稱的頭皮削
他拿起了筆記錄資料的時候
我發現他還做了法式指甲彩繪
只是跟一般前面塗白不一樣
他是天然的卡了一層黑的在指甲前端

到這裡我想要不故一切想要逃出這裡
可能是整個嚇到沒有站起來的勇氣

後來他告訴我要打針並起身去告訴護士
他一離開我發現他的寶座下
有朝天的皮鞋們還有捲曲的襪子死在地上
還有很多文件跟紙張散落在寶座下
跟糾纏再一起的四五個延長線

然後一個自稱是護士
穿著有亮片黑色薄紗的捲髮中年婦女
踩著高跟鞋打開了一個貼滿貼紙跟小叮噹磁鐵的冰箱
裡面滾出了兩瓶鋁箔包飲料
她很迅速的把飲料在塞回去
似乎在找什麼東西可是沒找到又再去問了其他同事
又開了一次冰箱
剛剛那兩瓶飲料又滾了出來
她還是很熟練的往裡面亂塞
冰箱裡面還住滿了許多只喝到一半的飲料
還有很多發黃的污漬還有飲料倒出來的痕跡

然後這名自稱護士的中年婦女
終於從裡面拿出了一瓶玻璃的液體
告訴我請到裡面的房間
這個房間很適合拍恐怖片
窗簾掉了歪斜在鐵架上
窗子似乎無法關上
輕剛架的天花板破洞
診所器材很隨意的倒在毎各角落
地上散亂的很多雜物

中年婦女很迅速的為我打了一針
她身上的薄紗和亮片閃耀的刺著我的眼

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用心
整各裡裡外外都那麼融合的傑作
明明是在市區裡大馬路上的診所
卻有這樣的經典的想法和手法





(照片並非真的診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iiac 的頭像
caiiac

編號C 我是老虎

caiia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lampkate
  • 噢....(邊看邊想叫救命)<br />
    <br />
    <br />
    這麼恐怖的事情被妳寫的好優雅<br />
    <br />
    <br />
    卻還是不寒而慄 冏
  • 他們真的很驚人<br />
    很像鬼片的開端<br />
    真的很嚇人>_<

    caiiac 於 2008/09/05 15:07 回覆

  • 萬能的天神
  • 照片應該是香蕉新樂園<br />
    <br />
    ps<br />
    我在想<br />
    如果你畫我<br />
    會畫成什麼樣?
  • 哈 是台北故事館<br />
    <br />
    應該會畫成溫柔固家的大金剛

    caiiac 於 2008/09/11 00:11 回覆

  • 悄悄話